關於部落格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 56564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法國高中畢業會考的精神反思台灣十二年國教改革的目的?

 
  今天是法國業已兩百年歷史的高中畢業會考首日,首堂考試科目為「哲學」。根據法國教育部所頒發的大綱:哲學課的目的是要「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並建立理性分析座標以領悟時代的意義」。


  「哲學?念哲學有什麼用?」功利主義薰心的台灣家長如果聽到您在讀哲學,肯定會這樣問。


  看看本次法國高中會考,三大類組哲學科目的申論試題,分別有「文學組」:語言是一種工具嗎?科學只侷限於檢驗事實嗎?請申論笛卡爾(Rene Descartes)1645年致伊麗莎白公主函文本。「經濟、社會學組」:我們對國家的責任是甚麼?既然無法理解事情,是否就該自己想像?請申論12世紀安瑟倫(Saint-Anselme)的協同書(Concorde)文本。「科學組」:我們可能有道德行動而不介入政治議題嗎?工作能夠使一個人有自我意識?請申論柏格森(Henri Bergson)的思想和運動文本。看到這些題目,我不禁想像,渠等申論考法,如果全盤搬來填鴨教育積習難改的台灣,將會出現怎樣的結果甚或紛爭?


  台灣的聯考制度長期以來是以選擇題、是非題為主。然而,選擇題、是非題背後的潛台詞就是「人間萬事皆有標準答案」;其次,就是「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出考題的老師說了算,當學生,只管全背起來就好」。換言之,選擇題、是非題是以假裝給予考生選擇權的形式,不給考生任何反駁、質疑機會的極權作法。如是考試設計方法,所教育出來的學生,其思維的悟性、洞察力、批判性等,自然無法與申論題所訓練出來的學生相比。


  曾有一批教改人士,想將把美式教育的精髓與口試、申請入學等作法全盤移植台灣。於是,他們要求未來聯考能改以申論題為主,沒有標準答案,沒有標準課本,故為一綱多本,考生只需要挑自己想看的看,用自己的思考脈絡去闡述任一問題的看法作口試申請即可。


  然而,這群教改人士的想法太過天真,作法太過躁進,他們沒想過台灣的老師準備好考申論題了嗎?台灣的老師能夠接受被學生質疑、反駁嗎?台灣的老師能有「我不認同您的結論,但您的論點與申論脈絡很傑出,故給您A+」的眼光與雅量嗎?


  這群教改人士也沒有想到台灣的家長準備好考申論題了嗎?台灣的家長能夠允許他兒女的入學方法不是比誰背的多,誰分數高,而是比誰想得多,想得廣,想得深,長年將兒女學業成績視為炫耀財的家長真的準備好了嗎?


  教改人士也沒有想過所謂「申請入學」、「口試」等制度,在關說風氣盛行的台灣是否適合?有無其他配套規則?


  在如此多上行不下效的層層阻礙因素作梗下,當年的教改徹底失敗,尤其是執行了一綱多本,考試方式卻仍維持是非、選擇題,反而徒增加考生需要死背的份量。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到底我們國家想要訓練出怎樣的下一代呢?是乖乖聽話,服從性高的下一代,還是有思辨精神,有創造力,敢於創新的新一代?
 

  諷刺的是,眼前的台灣家長、政府官員,雙方只在喋喋不休十二年國教實施辦法該如何公平(其實是如何更不公平),該如何節省政府開銷(政府預算書中,最不該刪除的就是教育經費),該如何讓自己的兒女繼續有名校可讀、名師可選,繼續將學歷成績當炫耀財用時,卻仍是沒人願意冷靜下來認真思考:到底十二年國教的改革目的是想要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