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tschmerz

關於部落格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 5637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面的女孩殺過來》: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而已

 

《對面的女孩殺過來》: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而已
文:Tzara
 

  年輕新秀導演謝駿毅首度登上院線發行的處女作《對面的女孩殺過來》,在去年金馬影展上放映時,片名原為《水餃幾兩》-出自男主角阿正(張書豪飾)在南機場夜市初見來自北京的女主角秦朗(黃璐飾),秦朗正以高亢嗓聲向水餃攤老闆娘點菜時所講的一句話。院線上映後,片名遂改為《對面的女孩殺過來》,英文片名則是「Apolitical Romance」,也就是與政治無關的愛戀。

 
  無論是原片名「水餃幾兩」,還是如今的「對面的女孩殺過來」,抑或英文片名,三者均能與劇情梗概遙遙呼應,直指本片乃與台灣男、中國女的跨海戀愛故事有關。若就商業操作角度論,「對面的女孩殺過來」這片名顯然更高明,更能引觀眾興趣,更能彰顯本片的喜劇調性。

 
  我想平日再怎麼懶得去思考電影中各角色、各事件、各台詞、各鏡頭、各場面調度中有何象徵、隱喻等深意的觀眾,觀賞這部《對面的女孩殺過來》時,幾乎都能解讀出這段因為女主角來台為奶奶尋找初戀情人,因緣際會,與男主角不打不相識,進而相知相戀的跨國戀曲絕對不只是單純歡喜冤家的愛情喜劇,而是編導有意從中影射當前曖昧難解的兩岸關係,並用以投射出雙邊迥異的文化觀、政治觀、歷史觀、國家認同感等。

 
  基於上述劇本寫作的創作動機與政治目的,全片難免會出現一些統戰與臺獨,一個中國與一邊一國等二元對立的對話內容,不過,多半也只是點到為止,或藏於幾場無傷大雅的打情罵俏橋段之中,盡可能讓觀者感覺「有點政治,又沒那麼政治」。如此暗度陳倉、旁敲側擊,一方面,當然是要保護女主角黃璐的中國身分;另一方面,則要避免台灣觀眾產生反感。整體看來,謝駿毅以喜劇方式把玩兩岸複雜的政治情結,玩得恰到好處,玩得相當得體。

 
  有關兩岸關係題材的電影,過去不是沒有,只是多半採取從時代悲情為故事出發點,鮮少有像《對面的女孩殺過來》這樣以喜劇方式呈現的作品。就愛情喜劇論,本片敘事節奏輕快活潑,起承轉合一氣呵成,各場戲都有其戲劇功能性且幾乎全都達到預期目標,鮮少有多餘累贅的鏡頭拖累劇情節奏,也不見多數台灣導演經常犯了「捨不得剪」的弊病。當然,片中仍存在少數意味不明的橋段,例如秦朗與阿正在烏來泡溫泉一幕,她忽然身著比基尼,直視著攝影機說話,這場戲正是一刀剪掉也不有任何影響的一場戲,導演為什麼非得留下來呢?難道只是想讓觀眾看看秦朗的曼妙身材嗎?

 
  值得一提,外籍攝影師Jordan Schiele在本片以手持攝影為主的影像風格相當活潑,動靜之間,油然產生一股愉快生動的情緒,為這齣愛情喜劇加分甚多。

 
  本片角色個性塑造十分完整、立體,這除了要歸功於劇本本身的設定外,男女主角的詮釋也是關鍵。儘管說,男主角張書豪與女主角黃璐個別演技偶有演得太用力、太生硬或力有未逮處,但,強調雙方互動的幾場關鍵對手戲總能顯得自然逼真,活脫就像對小情侶般鬥嘴、嬉鬧。看得出來導演是採開放式方法拍攝,任由演員自由發揮,方能獲得如此看似恣意隨性卻很真摯動人的戲感。


  
《對面的女孩殺過來》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偉大作品,但,全片能在愛情喜劇的格局框架中偷渡影射兩岸關係的政治隱喻,甚至在女主角來台尋人的橋段中,側寫台灣外省老兵、退役榮民的生活現況。如是人性光輝與社會觀照,讓這齣愛情電影擁有更豐富的深度層次,而不只是一部愛情電影而已。各方面來看,我看到導演在處理題材,在場面調度,在剪輯敘事,在引導演員演出上,有著早熟、全面的整合能力,其未來性值得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