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tschmerz

關於部落格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 5637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論《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導演王逸白批評膝關節影評一案

 

  「更值得深思的是,您缺乏同理心的自以為是,卻因身為影城公關經理和媒體人的吊軌雙重身份,執着大聲公散播對一個願意傾十年努力、在台灣電影艱困環境裡勇於做一部不一樣題材(跳脫小清新、本土喜劇熱血勵志主流)、說真話,且相對動輒上億的貧脊預算下對所有製作環節都精益求精到逼死自己地步的新人導演的攻擊言論,才是企圖瞬間摧毀台灣電影的頭號殺手!」


  以上節錄自《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導演王逸白公開批評影評人膝關節全文的其中一段。如果各位不曉得為何王導演要公開批評影評人膝關節,請先點閱膝關節在中時電子報所寫的
《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影評


  平心而論,歷來會像王導演這般親自站上第一線,跳出來批評影評人的導演,通常沒什麼好下場。


  「文章寫完了,作者就死了。」


  同理,電影拍完了,導演也就死了,電影自有自的生命,導演接下來能作之事就是將詮釋權完全交由觀眾,無論觀眾的詮釋、評論、感言是好是壞,是正是反,創作者內心可接受或不可接受渠等意見,身為創作者,都要有被批評的雅量。甚至,還要樂於被批評,尤其是那些自認自成一格,別有主張,特有自信於「我就是要這樣拍」的導演,渠等反對你的反面意見,不正可以幫助您快速過濾您不需要在乎的眼睛、耳朵與心靈嗎?


  急忙跳出來澄清、抗議甚至以導演之姿與影評人對陣,這不只是患得患失,只能聽好話,無法接受任何批評而已,更深一層的潛台詞乃是自卑、缺乏自信、渴望被認同,脆弱的很啊。


  換個角度思考,創作者真要與評論家對幹,未嘗不可。偏偏多數創作者與評論家對幹時,都會先以「你不會拍電影」或「你沒拍過電影」連結成「你根本不懂電影」,最後得出「你憑什麼批評我的電影」。這是極為拙劣的謬論。


  奇怪的是這些人聽到正面意見,從來不會問問對方會不會拍電影?


  其次,這類會與評論家對幹的創作者,總愛質疑對方身分,例如王導演特別提出膝關節兄「同時身為影城公關經理和媒體人的弔詭雙重身分」


  弔詭?哪裡弔詭?同時身為影城公關經理與媒體人又怎麼了?重點是膝關節擁有辨識什麼是好電影,什麼是壞電影的能力;也有辦法解釋為什麼他認為好,為什麼他認為不好的筆力,這才是重點。質疑身分,想從「名不正而言不順」切入攻訐而反駁之,此乃另一個拙劣謬論。


  最後,也是創作者反駁持反面意見者時最常見的謬論:「我多認真,我多努力,你知道嗎」。說真的,認真、努力是美德,但也只是從事一份工作的基本道德。認真、努力,從不代表作品會成,會好。對於觀眾、消費者來說,他們在乎的是作品給他的第一印象與最終感想,至於您有多認真,多努力,在您還沒拍出一部好電影前,根本沒人會在乎。更何況,說再多的認真、努力,就能扳回作品拙劣的事實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