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tschmerz

關於部落格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 5637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桃園縣長吳志揚真是後達達主義藝術家,如此惡搞霍夫曼的黃色小鴨


  距今九十年前,達達主義藝術家杜象(Duchamp)拿著一只凡人看了都會認為是小便斗的小便斗,偷渡到藝術館內展覽,並取名為噴泉(fountain)。如此充滿惡意的玩笑,竟打破藝術館與觀眾之間,長年認定何謂藝術品的默契與成見,也讓無意間觀展的民眾,看著這只名為噴泉的小便斗,內心一頭霧水,卻又要去假裝相信這是藝術品-說不定,還有人矯揉造作地認真討論這小便斗上的尿漬多麼美,造型線條多麼性感。杜象如此反傳統藝術的挑釁舉動,被後世認為是裝置藝術、觀念藝術等先鋒。


  藝術館的環境、燈光、空氣所營造的特殊氛圍,隨便一個達達主義者所說的現成物,擺在藝術館內,都會感覺特別有藝術感。


  反之,若將一個被公認為是藝術品的畫作、雕塑、裝置藝術擺在路邊,擺在菜市場,擺在馬英九他家隔壁呢?看起來還會像是藝術品嗎?






  桃園縣長吳志揚骨子裡肯定是位後達達主義的信奉者,他之所以硬要搶藝術家霍夫曼的黃色小鴨到桃園展出,還故意將它流放於鄉野魚塭之中,為了就是要凸顯藝術品的藝術感往往是因為環境而生,而非藝術品本身真有什麼藝術深度。


  過去一個多月,台灣有哪麼多人反黃色小鴨,揶揄、嘲諷此鴨根本毫無藝術深度可言。在我看來,你們再如何挖苦,如何不削,都比不上吳志揚如此後達達主義式的反藝術手法高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